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02:情诗?烧掉?。?更)-重生之不负韶华笔趣阁无弹窗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溪看过去,看到他在望着二宝,神色吃惊。被他看着的二宝疑惑道:“我?我怎么了?”大宝看看他们两人,道:“这是我的同窗,易怀瑾?;宠?,这是我家里人,他是的弟弟,沈宴?!?br/>易怀瑾怔了下,“沈……宴?”“怎么了?”李夫子问。易怀瑾眼底似有疑惑,很快压下去,面露窘色:“抱歉,无意冒犯,我认错人了?!?br/>他转头对大宝低声道:“你的弟弟,有点像我先前认识的一位。我有种在哪里见过的感觉?!?br/>大宝道:“那你的确是认错了。我和我家里人一直住在临县,而你的故乡在金陵。你不可能见过他的?!?br/>易怀瑾微微有些尴尬,道:“可能是太久没有回去,想念那边的人了?!?br/>大宝点点头,表示理解。二宝还有点好奇,大着胆子问易怀瑾金陵是什么地方。易怀瑾和气的笑了笑,道:“那是我出生的地方,在东南方向……”旁边,林溪却紧张起来,趁机扯了扯沈忱的衣袖,低声问:“托付给你二宝的那位,是金陵人吗?”若是放在从前,林溪可能不会多想。现在晓得二宝不是沈忱亲生后,她很难不往深里想??赡芏υ吹募依锶擞薪鹆耆耸??这样的话,这是一个二宝可能会认祖归宗的机会。她再喜欢二宝,再怎么把二宝当成自己孩子看,也不能剥夺二宝和家里人团聚的权利和机会。沈忱摇头,同样低声回林溪:“那人是京中人士?!?br/>林溪接着问:“可还有别的家里人在?我是说,妻族?”沈忱语气微凝:“他不会有了?!?br/>“为何?”林溪不解。沈忱悄悄在林溪手心里写了几个字,林溪反应过来是什么时,脸色微变?!涿殴?。这她知道。秦太宗上位是因叛军起乱,同时京中有党伙里应外合逼宫,自宫门玄武处破禁军而进,尸横遍地,很是惨烈。后来若非秦太宗及时应对,只怕那乾清殿上的位置就换了人坐??伤恢赖氖?,沈忱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开京城的。想想也是,沈忱当时身处大牢,又身受重伤,什么样的狱卒能把他从大牢里救出来?定然是当时情况混乱,守卫和其他狱卒都无暇顾及他。这和玄武门宫变带来的时机正好对上。后面离京路上,沈忱遇到的带着二宝的人,估计也是从宫变中艰难逃出来的。这样的人能带稚子逃出已属艰难,家人恐都已死于那场宫变中。也就是说,二宝现在真正是孤儿了。想到这里,林溪看二宝的眼神充满疼惜。正听易怀瑾介绍金陵听的向往的二宝突然感觉到莫名的目光,回头一看是自家娘亲,疑惑道:“娘,您怎么那么看我?我脸上有什么嘛?”林溪:“有?!?br/>二宝:“???”林溪泪汪汪的说:“你脸上写满了孤家寡人。二宝,以后娘一定对你更好?!?br/>二宝:“……”他只是向往金陵,并不是向往孤家寡人的去金陵。难道娘以为他不喜欢家里了?二宝有了?;?,坚定的对易怀瑾道:“易大哥,我娘说的好,金窝银窝,不如自己的狗窝。我是不会抛下家人去金陵的!”易怀瑾:“?”他说了这个意思吗?大宝:“?”才几月不见,弟弟怎么变蠢了?李夫子看不下去了,板着脸道:“行了行了,欺负老夫孤家寡人,炫耀你们人多吗?赶紧接了人走!”沈忱淡定回道:“您也可以修书让您孙女回来,然后她会天天缠着您要陈云河,您便不寂寞了?!?br/>“谁说老夫寂寞了?”李夫子瞪沈忱,挥手让他们赶紧走。一家人就离开去大宝的学舍收拾行李。出了李夫子的院子,大宝问易怀瑾:“怀瑾,你现在和我们一起回去吗?”易怀瑾道:“不了,景行还在陈夫子那里,我去寻他吧。你好不容易见了你家里人,我不打扰你了?!?br/>林溪知道他八成就是大宝心里提到的同窗之一,热情道:“孩子,你还是和我们一起吧。大宝说你们都很喜欢我给大宝做的零嘴,这次我们也带了,专门给你们备了份?!?br/>易怀瑾忙道:“其实小辈并不怎么贪嘴,多谢您的好意!”“得了吧,景行嚷嚷的多,顶属你默默吃着,吃的比谁都多?!?br/>大宝拆台道。易怀瑾窘的脸色微红,林溪拍了下大宝的脑袋让他闭嘴,笑呵呵道:“我家大宝开玩笑的。那什么,我们就把吃的放你们房间,你要是有事,回头再吃也行?!?br/>易怀瑾微松口气,极有礼数的道别离开。大宝无奈道:“娘,我真没乱说。您给我做的吃的,全被他俩吃了,我一口都没捞着?!?br/>四宝问:“那个大哥哥也和二哥哥一样贪嘴吗?”大宝点头,二宝炸毛道:“怎么扯我身上了?我可不贪吃?!?br/>四宝跟大宝告状:“才没有,你早上把我的糖糖都吃完了!四宝只吃到了两块?!?br/>大宝左手牵着三宝,右手牵着四宝,边应和边走。林溪听他们斗嘴乐的不行。后面沈忱回头看了眼易怀瑾离去的方向?!耙谆宠住錾斫鹆辍鄙虺赖袜?,微微拧眉,“难道是那个易氏……”……另一边。易怀瑾找到禾景行时,他正在被陈夫子罚蹲马步,两只手上挂了共四个沙袋,苦哈哈的。见到易怀瑾,他立即道:“快快快,那边有水,给我倒一杯。陈夫子不许我动,要蹲三个时辰?!?br/>易怀瑾警惕的环顾四周:“陈夫子呢?”上次他帮禾景行被陈夫子发现,可是被罚跟他一起练,次日他全身酸痛的都起不来床。这让易怀瑾很长记性。他得承认,他是三人里身子骨最弱的。大概他天生只适合当个读书人。禾景行道:“陈夫子离开了,我听小厮说好像是来了什么人,夫子要去见见。哎呀,是不是兄弟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cnwpp.com/txt/197843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孤绝落关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了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需要过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翟嘉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有木兮木有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寂寞安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安!次次失望过后的平静都藏着太多的无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五十一章 最后的净土-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李凡简介-笔趣阁 第813章 关于未来的思考-官梯之【基层公务员】-笔趣阁 402:情诗?烧掉?。?更)-重生之不负韶华笔趣阁无弹窗-笔趣阁